透过戏剧推动国民教育

五旬节林汉光中学  钱德顺
会讯第38期 (2006年12月)

学校推行国民教育现况

教统局早于1996年发出「学校公民教育指引」,要求学校在设计公民教育课程时,把「国家民族社会」作为一个重要的学习范畴。(1)2002年,基础教育课程指引中,更进一步指出:「培养学生的国民身分认同,是首要培养的价值观和态度之一。

学校的国民教育,多属公民教育科内的范畴。由于公民教育需要顾及的范畴繁多,能建立学生对国民身分认同的课节并不多。[2] 至于渗透于各科的方法,很多时只流于口号,各学科教师自然将精神集中于本科的课程,国民教育元素,只是在本科内容应付有余时,才作为点缀,故成效不大。[3]

现时大部分学校推行国民教育,均依赖以活动方式作专题性的推广,但这类在周会、课外活动中举办的大型活动,教育成效很有限,且欠缺评估机制。部分学校特为班主任编制教材于班主任课中推行国民教育,惟亦只能以认知层面为主;部分学校纵有「国民教育」,其内容仍多流于认识国旗、国歌、国徽等,缺乏深入的反思,教学成效未如理想。[4]

回归已快八个年头了,不能否认,过渡期间,学校推行的民主人权教育,有了实质的成效,如学生会全民选举、校内立法会模拟选举、校政民主化等,学生参与讨论,亲身实践公民的权利。但毕竟在殖民地年代的教育制度下,公民教育增强了学生对香港归属感的同时,却未能培养学生关心祖国。

缺乏师资培训

根据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所作的「教师看国民教育」研究,分析教师在向学生进行国民教育遇到各样困难[5],大部分教师感到培训不足,相关教材亦欠缺,半数同工表示教统局支持不足,师训机构也很少筹划是类活动。[6]

一直以来,教统局缺乏系统培训教师教授国民教育。教统局和各大机构举办不少培训计划,但都是针对学生而设的,参与计划的教师,都是为了培训学生。

要国民教育取得成效,关键并不单在课程,也在教师本身。本会去年推行以戏剧教学法施教国民教育的培训,获28名来自7所学校的教师参与,他们当中不少承认自身国民身分认同不足。当然,也有教师认为国民教育仍很政治化,是一敏感的题目,故敬而远之。

国民教育乃情的教育

美国教育学者布鲁姆(Bloom)把学习分为「知(cognitive)、情(affective)、行(psychomotor)」三个层面。「知」的层面较为人熟悉,分为知识、理解、应用、分析、综合、及评鉴;「情」的层面则少人提及[7],分为接受、反应、价值观之建立、价值观之组织、性格之形成。

国民教育是情意教育,目的是要深化学生的家国情怀。其实,人文学科,如品德教育、国民教育等,都不应只停留在「知」的层面,更应进到「情」的层面,培育学生的爱国情怀,让他们接受其国民身分,且为此而深感自豪。

戏剧教学法具情意教育的效能

西方不少研究已指出,「戏剧教学法」是最有效培育情感的教学法之一[8]。教师在设计课程时,可恰当地把戏剧元素引入课程内,让学生亲身经验预设的戏剧情境。上课时,教师需要把教室模拟为现实世界的情境,能让学生在教室的环境下,体验现实世界的各类情感经验。[9]

要推行「国民教育」,「戏剧教学法」可作为主要教学策略[10],学生在教师的课堂计划下,能深入地了解自己的祖国、认同其国民身分、与祖国建立情感、并培养出正确及全面的价值观。

「戏剧教学法」乃运用不同的戏剧学习形式﹝习式conventions﹞来作为课堂的主要学习活动。这些习式如定格﹝still images﹞、思路追踪﹝thought tracking﹞、角色扮演﹝role play﹞、坐热垫﹝hot seating﹞等,能有效让学生在教室的情境内,体验角色的生活经验。[11]

运用「戏剧教学法」于国民教育课堂,其课程编写和教师培训两者关系密切。在课程编写的过程中,编者须按教师的技巧熟练程度而引入合宜的习式。教师施教的过程,是「戏剧教学法」的一项重要培训,施教后教师须就课程而作出反思、修订、检讨,以期完善课程和教学法两者。[12]

在西方,戏剧用于其它科目的教学法,从1960年开始迅速发展。家长、教师及政治家均承认,戏剧能作为一个帮助年轻人了解世界的过程。从上一世纪最后几个十年,大量的书籍、文章及研究报告不断涌现,探讨戏剧作为教学过程的本质。戏剧活动能让学生在观察环境、探索问题、感受人生、表达自我、和衷合作、承担责任等方面有更好的培养和训练,亦能让他们藉种种美感经验得到心灵上的滋润,从而使人生更丰富多姿。[1]

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法

为了达到「发展成为一个持续进修的社会,及发展全人教育」的教育目标,教育统筹委员会提倡「对于教学观念的整体改革,目的是将学生学习放到教育制度和学校生活的中心」。而这个过程中,亦需要广大的前线教师积极参与,才能令学生能发展出自学、探索及创新能力。[2] 戏剧教学法的特色,就是让学生亲身参与和体验,教师在课堂上只是担当趋化者的角色,学生在参与的过程中,自行取得新的体验。

在戏剧课堂内,教师及学生都可透过角色扮演,进入不同的情境,去表达他们的感受。戏剧课堂创设了一个安全的环境让教师和学生坦率地把感受描绘出来,这能鼓励更多真诚的参与,以及引申更深层的了解,鼓励学生发展各方面的才能,包括视觉、听觉、触觉等的体验。要有效实行戏剧教学法,须具备一系列的条件,而这些要求与传统的教学方法有很大的差异。

结论

以「戏剧教学法」来推动「国民教育」,必须有相应的师资培训。此外,师资培训不单只为教师灌输戏剧技能,也要以转变教师的意识形态为目标,让他们不再只甘于充当教材的传递者,而是主动的课程研究者和创造者。[3] 要把国民教育从「知」的层面提升至「情」的层面,涉及到新课程和新教学法。这些新课程和新教学法,要求教师建立良好的团队合作机制,以作教学经验交流[4],而且不单与同校的教师协]作,更要作跨校之间的交流[5]
 


[1]香港课程发展议会(1996)《学校公民教育指引96》

[2] 根据公民教育中心的《香港小学公民教育的实践──增值与推广计划》(1999-2001),所收集的十三个公民教育教案,只有一个涉及「国民身分认同」。李荣安、除叶慧莲(2003),《香港小学公民教育──教学策略的实践》,商务

[3] 苏永强(1999),香港学校公民教育统筹教师协会主席的话

[4] 胡少伟(2004)。中学教师德育及公民教育资源册,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

[5] 胡少伟(2004)。中学教师德育及公民教育资源册,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

[6] 李荣安、除叶慧莲 (2003),《小学公民教育──教学策略的实践》,7页,商务

[7] 邓毓浩(2002),公民教育与情意教学法,教学与研究第十四卷第二期,台师大。

[8] Clore & Jeffery, 1972; DeCourcy-Wernette, 1977; Garner, 1972; Johnson, 1975.

[9] 张晓华(2000)。国民中小学戏剧课程与活动教学方法,国民中小学戏剧教学国际学术研讨会。

[10] 同上

[11] 钱德顺、黄丽萍(2002),《戏剧教育第一册》,香港教师戏剧会,页v-vii

[12] 陈恒辉、陈瑞如(2003),《戏剧教室:高小戏剧教育指南》,热文潮,页7

[13] 张秉权(2001)。中文大学出版社专题讲座《回忆与想象:四十年后的香港话剧》。转自香港中文大学邵逸夫堂网页「无疆界剧场」︰http://www.ilc.cuhk.edu.hk/chinese/drama010731.html

[14] 教育统筹委员会(2000),「终身学习  全人发展︰香港教育改革建议」

[15] 黄显华、孔繁盛(2003),《课程发展与教师专业发展的伙伴协作》,中大,12页

[16] 同上

[17] 同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