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重天》观后感

五旬节林汉光中学 钱德顺
会讯第27期 (2003年11月)

总的来说

整出剧极具音乐感,令观众看得很舒服;但布景设计欠缺了点儿层次 ─ 这么空旷的一个大剧院,只有一个主平面,似乎空了点,演员的身体也当然补不了多少!

两侧的音效队伍抢了不少舞台焦点,好坏参半:好的是有点现场感和新鲜感;坏的是间或与演出场地不协调。

歌唱得好极了,具专业水平。现场的音响效果极佳。演员形体发放的能量略嫌不足,照顾不了楼上的观众。

真的,正如一位朋友说,此戏太贪心了,似乎想将整个中国近代史搬上舞台,难免有点吃力不讨好。

如何理解?

「七重天」虽有很多言语,但亦有论者认为此剧的推进主要依靠言语,有说出来的,也有唱出来的。但依我看来,全剧的推进并不主要倚赖言语。

此类不以言语来推进剧情的剧种,我们当教师的,就是不敢带学生去欣赏。「这段戏是甚么意思?」「那演员的动作有何意义?」「艺术为何那么深奥?」学生总会找着教师来问这问那。倘答他们:「你看到甚么便是甚么嘛!」又或答他们:「艺术是用心灵感受而非头脑来理解……」云云,他们必不以为然。

演出后,问了一些「戏剧人」,可能是由于正值中国首位航天员杨利伟访港,他们便引用了杨利伟漫游太空时的第一句话:「我的感觉很好。」再追问他们看了些甚么时,他们便补充道:「可能今晚有点累,不太明白!」

真的要摆脱言语吗?

过去,戏剧摆脱言语的潮流此起彼落,但主流的戏剧,仍以言语为主导。何解? 盖表演艺术,正是表演者以其作品来感染观众。好的表演具有强大的感染力,激发观众的想象、孕育观众的情感、重整观众的信念、滋润观众的心灵。舞台上最具感染力的,不是音乐、不是灯光、不是形体动作,而是言语。  

言语,是人类赖以思考和沟通的主要工具,由于习以为常,我们可能忽略了它的无穷力量。记得一次带学生到访失聪学校,他们惊讶地发现当中很多学童都是智障的。听觉出现问题,学习言语便存在障碍;没有言语便不能思考,最终成了智障学童。那次走访,学生们上了宝贵的一课,他们明白言语不单能够协助沟通,也叫人有智慧,把人和动物分别出来。从基督宗教的观点看来,言语就具备使人「圣化」的功能。

话剧还是戏剧?

一些人提倡以「戏剧」一词来代替「话剧」,但作为教师的我,却喜爱保留「话剧」一词,因「话剧」方能让学生看懂,具有教育学生的功能。

让我们重新重视「话」的神秘力量吧!「话剧」,以话为主体的艺术,未来将仍是剧坛的主流。

返回